《浙江日报》头版关注纳爱斯“把握市场新机遇,打通国际国内双循环”......

分享到:


  

正文:

  7月是安哥拉的旱季,也是纳爱斯在这个大西洋沿岸国度落子一周年的日子。

  纳米布沙漠从安哥拉南部绵延而过,在这个缺水的非洲国家,每两块肥皂就有一块产自纳爱斯。2019年7月,纳爱斯首个海外工厂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破土动工,实现当地中资日化企业零的突破。8个月后,一家日化工厂从沙漠中迅速崛起,创下了有史以来中资企业在安哥拉建厂的最快速度。“原定工期是3年。”安哥拉工厂负责人卓子泉说。

  这则消息震动了国内日化行业——在此之前,国内日化企业鲜有在海外直接建厂的。而“第一个吃螃蟹”的纳爱斯,未来几年将在全球拥有8到10个海外工厂。

  作为我国日化行业龙头企业,纳爱斯瞄准的就是国际国内两个市场。

                      打通国际国内双循环
                      中国市场就是国际市场
  
  纳爱斯丽水工厂,一小时自动灌装4万多瓶洗衣液,一分钟产出200支儿童牙膏,每天数以万吨的洗衣粉和洗涤剂从这里运往全国各地。偌大的自动化车间里,见不到几个人影。事实上,这是一家把自动化“武装到牙齿”的工厂,让人难以想象,这已经是一家“年过半百”的日化企业。

  

  2019年,由公司董事长何丽明主导,纳爱斯把旗下上千种产品进行了一次升级。如果不是受疫情影响,今年纳爱斯的步子还会迈得更大一点:计划2到3个海外工厂落地,要在发达国家建立研究中心,和一些国际巨头战略合作……

  安哥拉是纳爱斯在非洲销售额最高的市场。“去年正是纳爱斯在海外建厂的最好时机,当地经济不景气,建厂成本比较低。”卓子泉介绍,工厂一期设计产能为年产2万吨洗衣粉,因为疫情现在只能做到一半产能,“等到二期、三期建起来,有望成为国内民企在安哥拉投资最大的工厂。”

  有人会问,谁给了纳爱斯走出去“吃螃蟹”的勇气?答案是,中国的日化市场就是国际市场。可以说,走到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纳爱斯能碰到的竞争对手,都已经在国内“打过照面”。

  纳爱斯不仅“走出去”,还在谋划“引进来”。长年和国际巨头供应商打交道,何丽明心中十分清楚,纳爱斯在上游原料的资源整合方面空间巨大,“我们准备和他们建立事业共同体,利用丽水的生物多样性、丰富的植被资源,就地提取原料,拓宽我们的产品线。丽水盛产的茶、竹叶,已经用到了纳爱斯牙膏里。”这段时间,巴斯夫、陶氏……来丽水考察的国际化工巨头多了起来,他们正是受纳爱斯之邀,来看看有没有落地生产线的可能。 

                      “坏事变好事”的能力从哪里来
                         加速创新应对疫情

  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各大商场超市上架的第一款消毒液,正是纳爱斯旗下的“雕牌”。

  疫情突如其来,纳爱斯的反应速度令同行震惊:“他们怎么这么快!”

  “雕牌消毒液诞生只花了20天——从设计研发到上市,刷新了纳爱斯的纪录,也刷新了业内速度。一般常规推新品的用时要在3个月以上,但纳爱斯有技术储备,因此反应速度是最快的。”负责这款消毒液研发的张蕾告诉记者。

  

  张蕾,纳爱斯杭州创新发展研究院院长,纳爱斯千种单品在一年时间内完成更新,正是该研究院的手笔。在这里,平均3天就出一个新品。“这是老牌企业的创新力,厚积薄发。”张蕾说。

  2019年,纳爱斯的高附加值产品在产值中占比已超80%。销售额突破200亿元,位居世界日化第四。

  纳爱斯为何有着“坏事变好事”的能力?答案只能是创新。

  面对疫情,张蕾说,今年除菌领域的新品已经推出20多种。不止于此,研究院还把技术人员推到一线,和电商团队绑定,新产品率先在线上首发,效果好再由丽水总部线下铺货跟进。这种有别于纳爱斯传统商超打法的新模式,已经成功推出几个爆款:内衣洗衣液、去渍笔,触角也更多向细分日化产品延伸。

                      “两山”生态工业发展新路
                      做洗涤行业的“民族脊梁” 

  丽水的山还是那些山,只是时代巨变,当年的大山是阻力,而今成了助力。

  纳爱斯243亿元的年销售额中,绿色生态产品销量占比多少?

  “70%以上。”纳爱斯总工程师助理雷松亮回答。

  

  只要你从纳爱斯的大楼看出去,对面就是青山。“像一幅风景画。”雷松亮最喜欢在丽水总部接待客户,“我们的工厂最有说服力,20年前我们就投资了数千万元建成丽水市最大的企业污水处理工程,距离工厂几百米的南明山明秀湖,还可以看到大面积对水质要求极高的桃花水母。”在丽水“长大”的纳爱斯,绿色生态理念已经融入骨血。

  在一次生态设计示范企业的评定答辩中,雷松亮第一次向国家工信部、环保部介绍了LCA(产品全生命周期)评估,纳爱斯所有产品从原材料、配方、包装、生产、销售、回收等全过程进行对环境影响的系列评估。

  两个月后,雷松亮接到工信部电话,让他代表纳爱斯在中欧工业产品绿色设计培训班上分享绿色发展经验。纳爱斯也是行业内唯一获得邀请的企业,雷松亮分享的主题是——“两山”生态工业发展新路。

  如果说过往数十年,纳爱斯是丽水的一张名片,那么未来数十年,“两山”理念重要萌发地丽水将成为纳爱斯的名片,一个企业和一座城市,达成了最深的“契合”。“这里山好水好,就是纳爱斯产品最好的背书,无形中增加了产品附加值。”何丽明说。

  情怀、坚持、创新,如果打造百年企业有“秘方”的话,这三者正是52岁的纳爱斯依然年轻的秘诀。“守护家庭清洁健康一直是我们的企业使命,这次疫情中很多城市公共场所消杀用的都是我们企业的创新产品,作为民族品牌企业,我们感到无比自豪。”纳爱斯副董事长庄彬彬说。

  “纳爱斯要做中国洗涤行业的‘民族脊梁’”,1992年,创始人庄启传去武汉参加全国百货订货会时,站在黄鹤楼上对友人如是说。现在,纳爱斯的每一天,都比当时更加接近庄启传的梦想。


(来源:7月27日《浙江日报》一版)